牧夫天文论坛(中国最早的天文论坛,致力于天文和望远镜的科普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加入牧夫(注明天文爱好者)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蔡司光学大连望远镜
2019年爱牧夫米德天文年历上市看老外怎么使用ASIAIR拍46P彗星牧夫纪录片
牧夫文化衫
查看: 1758|回复: 8

巡星七年纪(文字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17 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围观有声版:巡星七年纪(有声版)
————————————————————


引言

前些天在ASK上看到一个问题:“您最难忘的日子是哪一天?”我思来想去,最后回答的是——2008年3月15日。
那一天,我生平第一次见到那样繁星密布的夜空,第一次见到横贯天际的银河。那一天,我被头顶的星空深深地震撼了,自此,那片星空就留在了我心里,从此未曾淡去,而我也由此走上了追逐星星的路,也由此真正地找到了一个家园——北斗,我们的北斗。
北斗巡星会,这是她的全名。
虽然,实际上我在07年入学不久后社团招新时就加入了北斗,但在后来的许多次追忆之中,我都固执地将08年3月15日那一天当成一切的起点。
而到今天为止,已经七年了。
七年,北斗七星,这是个很好的数字。于是突然就想做点什么,来纪念一下我这一切的点。
我曾经写过一篇短文,叫做《黑夜里的火种》,我在文中写道:
“当时间之河终于冲淡了当年的身影和足迹,当新的北斗再也不识得昔日的名字与容颜,我们是否还能留有一丝光亮,向后来者们昭示这永存心底逝而不灭的岁月?
“当人情世故渐渐消磨着过去的梦想与执着,当灯光尘埃缓缓谋杀着星空的澄澈与清灵,我们是否还能保有一点星火,为我们自己点亮这穿过黑夜望向云天的眼眸?”
这里的“火种”,说的是文字,是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的文字,是我们在一起追逐星星的岁月里写下的那些关于星空,关于北斗,关于我们的文字。
“它们是纪念,也是希望;它们连接着昨日,亦等待在明天。它们以文字和言语为血肉,承载着的是以梦想和激情织就的魂骨,是我们最好的华年。”
我收集了许多这样的文字,而今天,我想让它们发出声音来。
嘘——不要说话,让我来说给你听。



(一)初遇篇


七年纪,纪念的是我星空之路的起点,但又不仅仅是我的起点。在追逐星空之路上遇到的那些姑娘少年们,也有着与那漫天星辰初遇的故事,也留存着他们心中最柔软的一角。
那么,让我们也来听听他们的初遇吧。


永远都不会忘记在云蒙山的那个晚上,辛苦地登上山顶之后,看到壮观的日落,又生平第一次看到了银河——你不要笑我,那一晚我握着一张星图,一个一个的认星座,满脑子都是成就感。第一次的感觉总是最好的,抬抬头,天上的星星,随你看个清楚,任你看个够。在那样一个夜,站在大大的星空之下,时间仿佛都凝固了。
——LZY学姐


那天,一次次跟着前辈们指星笔的光束移动双筒的我,终于知道了数月前第一次拿起双筒对准猎户时所看到的那一团神奇的模糊状物体,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猎户座大星云M42;知道了那个秋夜去打水的路上抬头看到的神奇的聚在一团的六七颗小星星,便是传说中的七仙女,昴星团M45;也知道我那不起眼的巨蟹座原来还有个明亮的疏散星团,那个自古以来都寓意不祥的鬼星团M44……
也是那一天,等到后半夜,第一次亲眼看到了过去只存在于书上电视上和想象中的银河。猎户引弓,狮王怒吼,天鹅展翅,银河斜挂,牛郎织女隔岸相望……整整一个夜晚,星辰从冬季走到了夏季,直至一颗一颗消失于晨曦。
——Silicon


那一晚,尽管被冻得够呛,心里却是无限的欣喜。原先一直以为,天文就像我的一个很遥远的梦,虽然很喜欢很向往,却没有机会更深一步的接触了。但就在那一晚,这样的距离感竟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夜空还是那么遥远,但却不再遥不可及。古人说:“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在那时那种雀跃的心情就是想告诉遥远高天上虚无的灵魂们自己的喜悦,想和每一个人分享自己的快乐,想和每一个人分享这片神奇的夜空星野!
——阿酒


五月一日是我将永远铭记的日子,尽管一生中我将会无数次仰望星空,但也许永远不会比今天望的更远,我望见了亿万繁星簇拥着自己,我见证壮丽的银河流过天际,我窥探到了深空中遥远而模糊的星云和星团,我见到了200万光年外的仙女座星系,当那缕微光从它的源头发出时,人类的始祖还在东非学习直立行走。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地面对银河,铺满半个天幕的巨大光带让人摒住呼吸,该用什么形容词?美丽?震憾?壮观?似乎都没法表达,人类的语言可以形容它吗?旁边一个男生低语:“太他妈帅了。”
——宇镭


三个月前,我第一次看到那淡淡的冬季银河,第一次毫无保留地完全置身于旷野星空下,第一次在远离城市灯火后看到数以千计的星星点缀满头顶的那一片天空。那如何能不使人心生敬畏呢?那如何能不让人终身难忘呢?记得康德的那句话:“世界上有两件东西能深深地震撼人们的心灵,一件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准则,另一件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当我每每抬头望着那些遥远的星辰,我的心灵就经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洗礼。
——老鸡蛋吃绿馒头


2007年12月14日,北斗巡星会,双子座流星雨活动,第一次坐从清华园站到石塘路站的老绿皮,这趟后来的大学四年中记不清坐过多少次的列车。“一下车就看到了完好的雪地,清冷的味道。除了远处的火车道附近有盏亮灯,周围都是静谧的黑暗,然后抬起头看见了辉煌的星空。天似穹庐,笼盖四野。整个纯黑的穹顶泛着黑色的辉光,无数星星散缀开来,如网般兜头罩下。”这是那次活动的回程火车上写的小记。彼时,北航还没被叫做帝都仰望星空大学;彼时,我还不会用望远镜,漫天星斗只认识猎户和北斗;彼时,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天似穹庐,星陨如雨”。
——荡无垠



(二)仰望&思索篇
每当夜幕降临,在那黑暗之中,是什么让我们目眩神迷?
当我们仰望星空的时候,我们到底又是在仰望着什么?

天空悄然暗下来,地平线上方柔和的色彩逐渐变成深蓝,群星逐渐闪现。等到天全黑的时候,苍穹就彻底成了星星的世界。晶莹剔透的星光,柔和地闪烁着,就如同误入芦苇深处,惊起一丛流萤,闪烁的光芒,没入高天,如同清澈的眼眸,与地上仰望着的憧憬的目光交汇,那份惊艳,过目难忘。恍惚间,就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哪怕什么都不懂,也能被漫天繁星那么深的打动。
——阿酒


流星开始逐渐增多,不止是双子座流星群,偶发流星也非常多,仰头盯着天顶就不时看见或快或慢或明或暗的流星划过天际。看见的第一颗火流星是绿色的,异常明亮,大约有-4等,有长长的余迹留下,大约3秒之久,在北斗附近。后来天空逐渐变得疯狂起来,到了1、2点左右有段时间几乎随意一转头就发现几颗流星同时落下。绿色、蓝白色、橙红色、黄色的火流星纷纷出现,欢呼声此起彼伏。一个负责观测的同学本来一直在报告着“*点*分,*方天空*座,*色,*等,速度怎样怎样……”,后来有一阵在大家不绝于耳的欢呼声中,他无奈喊道:“现在到处都是流星……”真正是星陨如雨,漫天辉煌。
——荡无垠


来到院子里,立马惊呆了。这和两个小时以前的是同一片天空吗?!月亮落下了,天空中群星璀璨,银河斜挂……星星不像是一颗颗的,而像是一层铺在夜空的钻石粉末。西方,天鹅还在飞翔;东方,猎户已然引弓……
M42肉眼可见,在双筒里可以和《指南》中的黑白照片相比;对准M31,仙女座大星云有整整一个双筒视野那么长!御夫的36、37、38,以前要用双筒找,此时却肉眼可见;书上说有时视力好的人能肉眼看到昴星团中的9颗星,可现在我能数到不止9颗!所有的星星都似乎亮了许多,在颤抖的双筒里留下一条条余迹……用我的话说,昴星团在我的双筒里抖得跟一团方便面似的,发光的方便面!
——Silicon


我仰着头在两旁长满植物的山路上穿行,几乎忘记了走路,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星星,自己也曾学过辨识五月的星座,然而那仅限于在只能看到主星的城市。当天空中不留任何空白地铺满光点时,脑中关于星座的一切记忆都被抹掉了,仿佛是第一次真正生活在这个星球上——我终于明白阿西莫夫为什么要写《日暮》了,那种把宇宙第一次完全在人类眼中暴露出来的震撼,足以摧毁一个文明。
——宇镭


那时的我对星空完全不了解,只是知道那些闪动着的亮点是宇宙中无数个像我们的太阳一样的恒星,在它们的世界里演绎着各自的壮丽。有时我会停下脚步,静静地盯着天空,把周围地面的景物从脑子里忽略掉,这时我似乎融入了夜空,和星星一样,在浩瀚的宇宙中漂浮。于我而言,夜空是一扇透明的窗子,窗外,就是整个宇宙,而我与这宇宙只有一窗之隔!当厚厚的一层大气在意识中被压缩成一扇窗,宇宙的神秘和博大带给我的震撼便从溪流般难以察觉的流淌变成了潮水般无法抗拒的冲击。在这种冲击面前,白天的一切烦恼和惆怅都变得不堪一击,只一瞬间便烟消云散。
——Silicon


不同于那些绚丽的照片,你看到的也许仅仅是一个模糊的灰斑、一块暗弱的雾状、一小团密集的光点。你的夜视力只能提供给你一个单调的黑白图像。
但是,这些的确就是传说中的星云、星系、星团们。
那些孕育着年轻恒星的温床、那些超新星爆发后的残迹、那些和美丽的银河系一样的近邻或遥远的星系们……都在你的努力搜寻下向你揭开了面纱。
那些甚至数千万年前的光,在这一刻使你看到了它们主人的芳容。一切早已时过境迁,你不小心窥得了那一刻的宇宙,它们向你诉说着什么古老的讯息?
也许,在某个星系,也有一个智慧的个体,正注视着银河系,注视着你?
——荡无垠


我已经不记得为了看星星熬过多少个通宵了。上高中的时候,我常常和朋友骑着自行车到郊外,去欣赏那没有被污染的银河。那时候的我似乎不知道什么叫做疲劳,我们往往要骑上三、四个小时的车才能到达目的地,即使身上还背着沉重的望远镜,即使第二天还要上课,我都能精力充沛的度过整个夜晚。上了大学后,时间更充裕了,朋友也更多了,我就更禁不住星空的诱惑了。几乎每个月我都会坐火车到一百多公里以外的郊区去,远离都市的繁华,远离街道的喧嚣,远离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去感受宇宙的博大胸襟、夜空的清澈纯洁,和那难得一遇的澹泊、宁静。拿出我积攒的火车票,我自己都会大吃一惊,居然有那么厚一叠了……
——马小虎


你能想象一颗颗神秘的彗星从遥远的地方来,拖着长长的尾巴,又回到遥远的地方去吗?你能想象成千上万颗流星在一个小时内纷纷落下,让你从容地、尽情地许愿吗?你能想象天空中突然多了一颗星,在那里发生了可怕的爆炸,但却将金银铜铁送来地球吗?你能想象二十多块巨石连续撞在离我们不远的行星上,引起的猛烈爆炸能量足以摧毁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吗?你能想象一连串承载着地球希望的无线电波不分昼夜的奔向宇宙深处,而在几百万年后我们收到智慧生命给我们的回信吗?
——马小虎


我把谈人生和理想放在嘴边,我知道这很傻很搞笑,可是,人生和理想究竟是哪样?我决不希望它们需要端坐,肃穆的抒写摹状,我们的人生和理想不就是总是畅谈的那些吗?星空和宇宙,一些傻缺的过去,呲一呲大家共同认识的笨蛋,约一约下一次在哪儿再见面。
——济楚


把地平线关掉。
把大气关掉。
月亮,也关掉。
我试图在自己脑海里把周围的一切都排除,只剩下满天星辰,以及星辰背后那包藏着无数秘密的深空。
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会意识到我们其实一直都是漂浮在宇宙中的。
有时候我会想,蓝天白云是一个美丽的笼子,我们天天生活在这个笼中而从未察觉,可事实上,当太阳落山,白云飘散,满天的星辰随着夜幕降临一颗接着一颗出现的时候,才是笼子真正打开的时候。只可惜这时很少有人会往笼子外面看一眼,看一眼外面那真实的世界。不是么?多少人天天在为生活奔波忙碌,却从未抬头看一眼没有云挡住的夜空,这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啊。
我很庆幸这种遗憾从不属于我。
——Silicon


我曾以为爱已逝去,我对一切和一切对我都不再重要,世界似乎和我没什么关系,就像人类在宇宙找不到什么意义一样。我要向何处燃烧生命?我要向何处寻找安宁?不幸的是我的血已经被冷却,不想和这个世界有多么亲密。不幸的是我不喜好声色犬马,不愿在物质的快乐中度过生命。不幸的是我还一无所有,他们说就你还想谈精神,先搞点面包才行。不幸的是我连个信仰都没有,没有上帝真主天神佛祖可以拯救我的灵魂,赐予我安宁。
可我有了信仰。我信仰整个生命,这亘古的群星中孕育的生灵。不论生命艰难,不论有多少假意与真情,我愿意燃烧生命,我愿意拒绝安宁,因为我还年轻,或者说因为我还想年轻,燃烧才让我感到安宁。就像头顶的星光那样。
——荡无垠


浩瀚无垠的宇宙光是想想就令人心生敬畏。那些朝我们眨眼的星星并非现在的星星,它们也许是几十年前,几百年前,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年前的它们。看着那些星星,此时,它也许已经不是我们看它的样子了。当它们还处在我们现在看到的它的样子的时候,地球上还没有我们,也许那时周口店刚出现我们的祖先,也许那时拉美西斯二世正在修建自己的阿蒙神庙,也许那时秦始皇刚好统一了六国,也许那时拿破仑正下了那条“让驴子和学者走在队伍中间”的指令……看到宇宙的广袤,不禁感到地球和自己的渺小;想到宇宙的无穷,不禁感到生命的短暂。
面对头顶的那一片星空,我该说什么呢?没有什么言辞能道得尽我对你的爱啊,也许千万年后,我成了一个个分散的原子,飘散在宇宙中,与你再次融为一体,又会期待下一个轮回吧。
——老鸡蛋吃绿馒头


时间在流逝,世界在变迁,万物却遵着造物主的法则不断轮回,从一个起点回到另一个起点。人类应怎样的恭谨才能有幸获得来自宇宙的智慧?我们在这里起源,却在这里将祂遗忘。希望有更多人能在白天忙碌之后,夜晚降临之时,抬头看看美丽的星空,聆听深邃的宇宙,碰触我们最初的家园。
——雪洁


我真的看到了200万光年外的仙女星系吗?那是另一个银河,另一个世界,在宇宙尺度下也许并不算远,但对于生活在银河中的我们来说,那里已经是世界的尽头,也许我一生都不可能再看到比这更遥远的地方。
我们的一生又有多短暂?
——宇镭


躺在寂静的河滩  如在彼岸的净土
头顶的银河  白天鹅尽情地飞舞
流星的光芒  划开心灵的底线
朦胧的眼睛  泪水滴落耳旁的星图

终于想起了  记忆中消失的碎屑
终于忆起了  灵魂中隐藏的亘古
其实我一直都未曾忘却
惟有闪烁的群星
才是我最终的归宿
——北斗渡鸦


穿过亿万年的光子轻击我的视网膜
我把它们定义为来自你的爱
不会比别人少一点
也不必比别人多一点
甚至无需说出我爱你

我知道有一天
城市的雾霾将遮住我视线
我知道有一天
时光的厮磨将昏花我双眼
那时我将再见不到你
再见不到你

但你就在那里
不躲也不避 不动也不移

直到某一天
岁月将我的身躯化作沙砾
而灵魂终能脱离
带着经年累月收集的“爱”
化作飞光
到夜空深处
去找你
——Silicon


生命在于抽风
——荡无垠





(三)伙伴&家园篇


在追逐星星的路上,我有一群可爱的小伙伴。
我们一同穿山踏河,倚星抱月;
我们相信生命在于抽风;
我们说,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家园,叫做北斗巡星。


如今的我,依旧是一只菜的可以的“鸟”,对于星空,抬起头来,依旧是无尽的谜题,但却多了一份执着,多了一份向往。所以,那天在街上为大众操作望远镜,讲解月球和土星的人群里,多了一个小小的我。
——Wander


三年半的时间里,我们在这里开了数不清的会,每次大家围坐一圈,然后开始做已经做过许多遍的自我介绍,说自己当初为什么来到了北斗。到后来,我们和08、09级的孩子们开会,一遍一遍地说着如今我们为什么留在了北斗。
记得纳新大会后小米会长带我们来到小屋,关上灯,我们看到了漫天星辰。不知从何时起,我变成了那个纳新大会后带大家来小屋关灯讲星空的人。那些随着我指尖移动的双眼,在黑暗中熠熠发光。
——Silicon


现在想来,如果不是因为邂逅了北斗,星空之于我,不过是平面内的两条直线,相交一点后即各自分离,自此再无交集,只留下儿时的妄想、童年的回忆。而当冥冥之中的某种力量将我引领至北斗的面前时,几乎是一刹那,我就意识到了,唯有闪烁的繁星,才是我最后的归宿。最终,当我最终离开北斗时,我依然能时时感受到它的温存,它的气息,我知道,它从未曾远离,它只在我心底。
——北斗渡鸦



风景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身边的人。

又有:风不是一个人抽的。
常常有种欲望,去对每个人说,我爱你们。
有单独的相处,也有集体的活动,总是很自在。
跟你们一起真的很愉快。
胡闹,看风景,坐火车,困在堵车长龙中的出租车里,挺尸,吃东西,奶油大战,发呆,睡觉,搞怪合影,爬山,还有摔跟斗。
以后回忆大学生活,能记得起来,有你们的场景大概是最多的。
离别的时候,曲终人散,我突然很伤感,觉得抽风是一群人的寂寞,为了驱散这寂寞,我们便互相陪伴。
——微微舟


我们在北斗寻得一种精神。这里是一群抽风的年轻人,拼命努力,带着单纯的梦想和希望。我们把望远镜搬到校园和附近的社区,以路边天文的形式让更多的人走近星空;我们看月相盈亏、铱星闪耀、人卫移动、行星细节、深空天体等等各种天空中的奇景;我们一起学习,一起探讨,一起组织活动,一起收获泪水和欢笑。
——荡无垠


在这些事情发生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整夜整夜不睡觉,欢脱地在夜色中移动。我自己看不清夜路,眼睛不能对焦,看不到星空的细节,可是,那种难以名状的感觉真的让人欲罢不能,更何况一直有你们。
那些温暖的照顾,是一辈子还不完的。
有人说,记得住过去的人才看得到未来。牵引过去未来这条线的,就是那样义无反顾的赤诚,你们是可以摸到的,让人踏实。
——济楚


暑去 一秋将至
我知道 岁月流转不息
是天地间不可逆转的熵
我想知道 待到朝阳初升
黑夜在什么地方

辨不清昨日与明日的路途
记不起从来与归去的方向
只此夜 思念如行云飘荡
趁我不注意的间隙 翩然入梦
飘入无垠的星海汤汤

那梦中闪耀的群星 是征途 是归宿
亦是你我灵魂安躺的故乡
它等待着我们的归去
如我们追寻着它的足迹一样

我说
若归来 会否记得方向
你说
铁甲依然在 不诉离伤

无论是东都 西蜀
亦或是北岭 南疆

昨夜 今夜 夜夜 我们一同仰望
于异乡
——Silicon


我永远记得你们说,北斗是不后悔来北航的理由,我们都一样。
——济楚


曾几何时,仰望星空,看流萤颗颗飞逝,不觉东方既白,这时我不禁会做苏子赤壁之叹。十年的时光也许之于整个宇宙,不过是刹那间的邂逅,如流星般划过,转瞬即逝;但是北斗这十年伴随了太多人的真挚情感,凝聚了太多人的心血,是太多人精神的寄托和梦想之所在。我们与它共荣辱、同呼吸。久而久之,它成了我们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也根深蒂固地生长在了它的生命之中。终有一天,我们将天各一方,奔向祖国的各处,甚至世界的各方,但只要我们抬头仰望天穹的点点繁星,我们就与它永远在一起。就凭藉着这一点,足以使北斗巡星会这一我们永恒的家不朽!
——北斗渡鸦


传说,有一日,人们从四处走来:他们思考,他们谈论,他们说:“让我们来烧砖,造一座塔,塔顶通天”。于是,梦想与现实在此处忘却了彼此间的界限,口耳相传的故事成就了此刻的恢宏。十年的时光,铭刻了岁月的斑驳,也堆垒出一方天地,人们为万物命名时,唤它作北斗巡星。
——北斗渡鸦




(四)离别&延续篇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是几乎所有学生社团的存在方式。我们仰望着前辈们的历史,也创造着我们的历史,直到我们自己也成为了历史,然后看着小朋友们创造他们新的历史。
聚散终有时,我们一直都明白。只是到了真正离别的时候,仍然有太多说不出来的东西满溢而出,化作叹息,化作泪水,化作拥抱,化作夜晚独行时情不自禁的驻足抬首,化作朦胧睡梦中似曾相识的昔日笑颜……
离别的话语我找不到太多,真正诉诸笔端的不到十之其一,而那些省略号里的啊,我们心照不宣。


最后一次经过“社团之家欢迎你”的标语走进地下,左转,走七步,面对几袋防水沙和“小心碰头”,右转,进胡同,北斗巡星会地下空间欢迎你!右边是器材室,直走是办公室,左拐是小机房,那里我们称之为家。
——Shelwen


萌萌回家前和她们班那群孩子一块儿又去了石塘路,回来说石塘路变样了,都找不到烧烤场在哪儿了。
什么都终会变,这是我从来不敢奢谈永远的原因。
地下室封了,石塘路变了,西门拆了,二号楼不是我们的了,连兴隆的床都改成了上下铺。
只是总还有些东西在我们短暂的生命历程中不会改变,因此相对来说可以算永恒,比如星空。
那是我们共同的开始,也是在有生之年会一直联系着我们的东西,那是我们的征途。
文文说,因为我们是天文爱好者,只要仰望星空,就能看到对方。
羊说他笑惨了。
不过“同一片星空下”确实是个不错的慰藉,虽然看不到,但只是想着“他们一定就在某个我看不到的地方和我一起看着同一片星空”,就已经很幸福。
所以我这次鼓起勇气要说,头顶的星空亘古不变,我们也就永远都在一起。
——Silicon


刚刚去交网费的时候想起来一句诗——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这作为一首情诗送给你们,毕业生们,我们暂时没有办法像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那样,离开地球,真正看看天空深处的景象——而幻想不受限制,我们的征途同样是星辰大海,同样瞄准了烂漫的星野,瞄准了无垠的宇宙。
而一次一次,你都知道,这是回不去的单行路,不再有的心境和那群人,不再是那样的年纪和星辰,但是,牵引过去和现在的线一直在,为谁风露立中宵,为谁,为谁?
问题千千万,不敢一一历数,我们心照不宣。
——济楚


不就毕了个业么,你们都肿么了嘛,折腾的太大发了以后见面都不好意思了。咱都生离死别了,怎么能老见面嘛。好吧,我不但没心没肺,而且狼心狗肺。不管怎样,该说的话点到为止罢,描多了反倒忘了本义了。征途是星辰大海的少年们,路还长着咧,这小别算什么,地球这么可怕咱都大老远聚一起了,嘿你是哪星来的?明年2012了,咱一块说地球人再见好不好?
伤感个毛吗。以后谁想朕了,给个电话,朕立刻出现。车票你包噻。我付房费嘛。大床房。于阿姨家的大炕,5块一晚,啊不,涨到10块了。
——荡无垠


铁甲依然在,安敢诉离殇。
——荡无垠


十一假期快过完了。这个时候,我还是会想起坝上的茶壶座、银河、火流星,黑暗中马的嘶鸣,清晨覆上了霜的睡袋,和第一线阳光下与小伙伴们的剪影。会想起第一篇登上《天爱》的习作,想起心中那个立体的宇宙,想起牛涛会长说的一句“不错”,想起那无数次往笼子外的远眺。很久没有看星星了,我很想你们。
——Silicon


此处不是乌托邦,歌声之中亦闻流离与哭泣,欢聚中亦有伤害与背弃。虽不如梦境般绮丽,却容得下真实的呼吸。这里是梦想的庇护所,这里存在的意义,便是在过往者的心中植下一株梦,让它在漫漫长路中放出点点光芒,照亮前行的路。于是,多年来,一代又一代的北斗巡星人怀揣着这样的光芒,在这里相逢,聚作一团热火,再与这里作别,散作满天繁星。是使命,亦是轮回,更是北斗巡星的存在方式。
——北斗渡鸦


孩子们,你们会发现,很多人你们不曾见到过,很多事你们未曾经历过。
你们错过了许多精彩故事,
但这不要紧——
你们会慢慢了解我们的历史,同时你们会去创造你们自己的历史。
——微微舟


我记得上次这样出行是和大川老师,我们去国台的兴隆观测站,一路上看着天色渐黑,星点亮起,走错了路停下来向路边的师傅打听。我不断地跟大川老师说话,我怕他睡着,他上了一天课,累了。我也在想倘若我到了二十年后,还能不能像他一样背起睡袋就躺到山里,握着双筒就是半夜,困了幕天席地就进入了梦乡。能这样,真好。我侧头看得到他的眼尾的皱纹,因而盼着时光不要消磨掉我的热情和意气,想走的时候,我要能出门。
——济楚


后来,我和小Q并肩躺着,把流星分为“嚯——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到“哦,又一颗”若干个级别,并许愿今天若能看到一颗尖叫流星就好了,然后被慢慢冻僵,冷到不再觉得冷。7年前和我并肩躺的少女如今已经生了小公主,名字就叫做“星辰”,星辰的眼睛亮得像天上的星星,我们爱她。7年后,还是同一场流星雨,时间怎么过的那么快。
——济楚


今晚星星的密度让我在这不算太刺骨的风里摘下了羽绒服的帽子。木星已经接近了狮子,想起六年多前,它还是茶壶座的盖——木星公转周期不到十二年,六年多,它已转过了大半个天穹,而只要再过不到六年,它就又能回到茶壶座。东北方北斗竖立,尾端熟悉的弧线指向地平线以下,我知道,那是即将探头的春天。
——Silicon


爱深情怯,关于天文,始终是想却不敢推广给太多人。我说喜欢天文,别人却问是星座吗,这样的误会我不喜欢。回程的路上,我们也说起曾经的梦想。小Q说,南斗巡星指北,这个专栏的名字是有多少怨念。嗬,那些很穷的少年时光,真穷,怎么那么穷。出去玩一次,只有50的预算,又要搭车远离市里,还要住宿有片瓦挡寒,胃口又大不吃饭当然不行,心里还长着草,既想升级望远镜,又想着要睡袋、防潮垫、指星笔、相机,长大猝不及防。猝不及防。参商不见,圆缺难两全,北斗巡星指南啊变成了南斗巡星指北,那些心里话里只有北斗没有北航的日子,成了珍藏的画片。人还是那帮人,变了的心和不变的心,各半了。
——济楚


待到山花烂漫时在我印象中是一张合影,山花开时他们在密云观测,留下了很好的一张照片,那些朋友的笑容叫人看着都替他们开心。待到山花烂漫时,我们还要一起走到星空下,好在,飞的人卫变了,大多数的星星还当得起一个恒字,猎户依然威武。
——济楚




————END————

发表于 2015-3-18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现野生的Q神

点评

哪位小伙伴?我认不出你的ID_(:з」∠)_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3-18 22:0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18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哪位小伙伴?我认不出你的ID_(:з」∠)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18 22: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来了。小Q我爱你!

点评

教主么么哒(づ ̄3 ̄)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3-18 22: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18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荡无垠 发表于 2015-3-18 22:01
好久不来了。小Q我爱你!

教主么么哒(づ ̄3 ̄)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26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哎~~赞一个

点评

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3-27 23:2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26 23: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北航北斗巡星会是国内最棒的高校天文社团之一。

点评

多谢肯定!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3-27 23: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27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3-27 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浣熊先生 发表于 2015-3-26 23:02
北航北斗巡星会是国内最棒的高校天文社团之一。

多谢肯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论坛广告版面招租|简版|手机版|爱牧夫天文淘宝店|牧夫天文论坛 ( 辽ICP备18003274号 本站官方联系电话:+86-411-8424-1208,186-零零贰贰七七九九,联系QQ:224-27993 )

GMT+8, 2019-5-23 19:02 , Processed in 0.13226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