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夫天文论坛(中国最早的天文论坛,致力于天文和望远镜的科普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加入牧夫(注明天文爱好者)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蔡司光学大连望远镜
2019年爱牧夫米德天文年历上市看老外怎么使用ASIAIR拍46P彗星牧夫纪录片
牧夫文化衫
查看: 2206|回复: 3

纪念周团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0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纪念周团图
zwjs11.jpg
    马上就到曾维舟离开我们一周年了,仅以我团队科普大神刘博洋的纪念文章作为工作室成立开篇,怀念曾经和我们一起观测的同好,我们没有忘记他(兔上)

PAIS logo.jpg

    按:本文为第六届全国天文社团发展论坛开幕式上刘博洋的发言稿。

    关于文中提到的继承团图遗愿建设远程天文台一事,目前的进展是:承蒙安道尔公司捐赠一台远程望远镜“安道尔科普望远镜”,我们成立了“星图天文影像工作室”(Planis AstroImaging Studio)共同运营这台望远镜。
    工作室中文名取团图网名“活动星图”的“星图”二字,英文名Planis取Planisphere(活动星图)的字头,以表致敬。

================

    相信很多同好已经获知这个让我们深深震惊的噩耗:我们的好朋友,曾维舟,也就是周团图,在今年5月11日凌晨2时,在广西龙胜的家中,不幸因意外去世。

    在今天这个场合,我想简要回顾他和我,以及和论坛的故事。

    我和团图相识于2005年。那时我还是一个刚刚入圈的高中生,而团图已经是牧夫天文论坛第一大水车,活跃在众多网上天文平台,并在北京天文馆担任志愿者,是当时我心中的前辈和大神。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2008年,在北京的牧夫坛友聚会上。之后在共同参与很多线上、线下的天文活动中很快熟悉起来,成为志趣相投的好友。2009年,他就已经开始活跃的出现在北大青年天文学会中。2010年,我在内蒙古辉腾锡勒组织了第一届全国天文社团发展论坛,这是他和论坛故事的开始,也是他和我、他和青天会之间故事的一个特殊节点。

    因为就在2010年暑期第一届论坛前后,因为他在北京一时没有落脚的地方,我偷偷允许他借宿于青天会的办公室,北大理科二号楼2019地下室;他则以为青天会料理很多日常杂务作为回报。之后他在青天会工作多年,与我朝夕相处,直到2013、2014年间,最终回到家乡。

    他从2010年开始参加论坛,此后在2011年、2012年、2013年,都连续出席论坛,直到去年,由于条件所限,不得不待在家中。但他仍坚持为论坛录制了一段18分钟的视频报告,来保持他的“论坛全勤记录”。除了我每年都以开幕式致辞的形式出现在论坛,他可能是在本届之前,唯一一名保持某种形式的“论坛全勤记录”的人了。

    他对青天会的付出、对论坛的执着,当然是出自他对天文、对天文社团发自内心的热爱与坚守,不过我也想说,团图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因为我能隐隐的感到,他在青天会里努力推动的变革和努力去做的基础工作,很多都是我在任上想要推动,但没有来得及做到的事情。他对论坛的执着,我也能感到,是对我一种默默的支持。对这样的默契,我一直对他有深深的感念。

可惜这种感念,不再有机会亲口对他说出来。我想我们此时应当缅怀他的事迹,引以为对我们未来的激励:

    他是一个杰出的流星观测者。我们查询了2008年到2015年间,国际流星组织官方网站上全部流星目视观测报告,团图以74个小时的总时长,位列包括港台在内,中国所有目视流星观测者的第一名。我想即使是他去世之后,这个第一名也还将保持很多年。

    他是一个杰出的掩星观测者。他是中国为数不多坚持进行小行星掩星观测的天文爱好者,在每次小行星掩星事件发生前,他都会发布掩星预报。对于很多同好来说,他几乎成为获得掩星事件预报信息的唯一来源。而这,已经戛然而止。

    他是一个杰出的气象爱好者。他建立了青年天文学会气象组,每次重大天象及观测活动前,都严肃认真的为我们分析气象资料,有针对的做细致的气象预报服务。这些活动也包括这么多届的论坛。可以说,我们都因他的帮助而获益良多。

    此外,他还是一名资深的化学爱好者、生物爱好者、手语爱好者、中国民乐爱好者、中医爱好者,一名优秀的西点师。他是一个纯粹的人、全然去功利的人,他为他所热爱的世界付出了一切而丝毫不求回报,他是那样的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然而他又那样的让他的时代还活着的人钦佩、羡慕、赞美和崇拜。

2013年,我在送他去北京顺义的一家西点培训学校报到后,他送我到地铁站告别。分别不过几秒钟,我突然看到前方划过一道闪烁着红色、蓝色的绚烂光芒,飞跨过数十度天球。我第一反应竟以为是烟花绽放。在意识到这是一颗火流星之后,我激动地回转身向他跑去,高叫着“团图、团图”,与他分享这美妙的一幕。后来回想起来,这一幕真实场景却仿佛蕴含着巨大的隐喻:在我的视野中,始终只出现团图,或出现那颗陨落的火流星,以电影语言来看,这似乎暗示着,团图就是那颗绚烂的流星。我在当时那样声嘶力竭的呼喊团图,可以轻松的把他叫住;然而在他去世三个月以来,我几乎每一天都在心中同样声嘶力竭的呼唤他的名字,然而他却再也不会转过身来。

    团图短暂的一生,在我心中,就如那颗无比绚烂夺目的火流星一般精彩绝伦。我想在座的每一位同好,都和我一样,为失去这样一位好朋友感到深切的惋惜与长久的怀念。我想请求各位,和我一起,为团图默哀一分钟。

    (一分钟)

    团图去世前,正在家中建造一座小型远程天文台,“越城岭天文台”。得知团图去世的消息后,包括我在内,他的一些朋友共同决定,为了表达对团图的怀念,我们将会继承他的遗愿,一起建设一座远程天文台。目前这项计划正在稳步的推进中。

    纪念团图的最好方式就是继承他在业余天文学和天文社团领域的卓越工作,在此我有一则小小的倡议,在本届主会期的观测环节,有条件的同好尽可能以标准观测流程来完成这次流星雨观测,来告慰团图的在天之灵。

    谢谢大家。

发表于 2016-4-20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快,离开我们一年了!
深切怀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0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为这样纯粹的爱好者默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QQ|论坛广告版面招租|简版|手机版|爱牧夫天文淘宝店|牧夫天文论坛 ( 辽ICP备18003274号 本站官方联系电话:+86-411-8424-1208,186-零零贰贰七七九九,联系QQ:224-27993 )

GMT+8, 2019-5-23 19:03 , Processed in 0.134189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